欢迎来到济南市应急管理局! 无障碍浏览
【社论】严肃追究领导责任和监管责任
发布日期:2022-05-16 信息来源:应急管理报 浏览次数: 字号:[ ]


为贯彻落实第四条措施的要求,应以压实地方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的领导责任为重点,构建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如将安全生产纳入党政领导干部日常培训、日常提醒、日常考核内容,编制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职责清单和工作任务清单,完善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履责述职制度,健全基层党政领导干部带队督察安全生产机制等

对于因职能交叉而形成的监管盲区,应急管理部门既不能“大包大揽”,也不能“一推了之”,而是应当牵头调动各有关部门力量,相互配合、齐抓共管、信息共享、资源共用,形成协同治理、责任共担的局面

新修改的安全生产法明确规定,安全生产工作实行管行业必须管安全、管业务必须管安全、管生产经营必须管安全,强化和落实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与政府监管责任。这为落实地方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责任和有关部门的监管责任提供了法律依据。

目前,我国安全生产整体形势持续向好。这与地方党委、政府及其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的风险防范意识增强、风险管控要求从严有密切联系,与应急管理部门及有关行业部门履责意识增强、履职能力提升有密切联系。

然而,一些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反映出一些地方党委、政府及其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对安全生产重视程度不够,一些部门发现和处置安全隐患的能力不强、动力不足、担当不够等诸多问题。以江苏响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为例,在事故发生前一年,响水县委常委会议和县政府常务会议没有就安全生产开展过专题研究。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从实际工作看,仍有一些地方和行业安全责任没有压紧压实,工作措施没有抓实抓到位。因此,安全生产十五条措施中的第四条,强调严肃追究领导责任和监管责任。

以领导责任为制度建设重点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地方党委和政府的领导责任,并详细规定了具体内容。新修改的安全生产法,对领导责任进一步加以强调。实践表明,地方党委、政府领导责任的落实,对推动地区安全发展、防范化解区域性重大安全风险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首先,地方党委、政府负责本地区安全生产工作的整体布局。安全生产工作从来都不是孤立的,需要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统筹推进。地方党委统揽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地方政府制定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都涉及对安全生产工作的整体安排。

其次,地方党委、政府负责本地区安全生产重大问题的决策、执行。例如,地方党委要定期研究决定安全生产重大问题,加强安全生产监管机构领导班子、干部队伍建设,动员社会各界积极参与、支持、监督安全生产工作等;地方政府负责制定实施安全生产专项规划,及时研究部署安全生产工作,完善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体系等工作。

再其次,地方党委、政府能够有力协调与安全生产相关的各方力量。安全生产工作需要多方参与、共同出力,地方党委、政府能够有力动员社会各方积极参与、支持、监督安全生产工作,还能实现跨层级、跨部门、跨领域的资源调动和配置,形成齐抓共管的局面。

最后,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后,地方党委、政府负责事故处置救援的综合指挥、现场研判等。

从上述分析可知,领导责任是指地方党委和政府及其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在职责范围内不履行或者不正确履行职责,对事故造成的损失或者后果所承担的责任。与直接责任的承担者相比,负有领导责任的主体虽然不对事故负直接责任,但其未能将安全生产领导工作做到位,也应承担一定责任。

根据这一认识,针对少数地方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或将安全生产责任推给上面、或将安全生产责任留给后面的做法,安全生产十五条措施中的第四条将领导责任予以进一步明确和延伸,并压实到地方党委和政府的主要领导、分管领导身上。一方面,对不认真履行职责,发生较大及以上生产安全事故的,不仅要追究直接责任,而且要追究地方党委和政府领导责任、有关部门的监管责任,特别是重特大事故要追究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的责任;另一方面,对非法煤矿、违法盗采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没有采取有效制止措施甚至放任不管的,要依规依纪依法追究县、乡党委和政府主要负责人的责任,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为贯彻落实第四条措施的要求,应以压实地方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的领导责任为重点,构建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如将安全生产纳入党政领导干部日常培训、日常提醒、日常考核内容,编制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职责清单和工作任务清单,完善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履责述职制度,健全基层党政领导干部带队督察安全生产机制等。

厘清监管责任 强化协同治理

目前,在落实政府监管责任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软肋”。第一,综合监管部门与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管责任边界不明。根据有关规定,应急管理部门既对本行政区域内安全生产工作实施综合监管,又对矿山、烟花爆竹、危险化学品等行业领域实施直接监管,这难免产生与交通运输、生态环境等行业主管部门职能交叉、责任边界不明的问题,出现监管盲区。第二,主体责任与监管责任界定不清。理论上,生产经营单位的主体责任与政府监管责任的责任基础、责任来源、责任承担方式等均不相同,属于两种不同性质的责任。但在实践中,特别是涉及事故责任追究时,两种责任的边界难以把握。第三,随着新产业、新业态不断涌现与发展,已有规定可能存在空白或滞后性。

为了压实政府监管责任,完善事故发生后的监管责任追究机制,可以从以下三方面进行努力。

第一,依法依规编制、完善负有安全生产监管职责的部门权力和责任清单,进一步明确任务分工。对于因职能交叉而形成的监管盲区,应急管理部门既不能“大包大揽”,也不能“一推了之”,而是应当牵头调动各有关部门力量,相互配合、齐抓共管、信息共享、资源共用,形成协同治理、责任共担的局面。

第二,进一步明确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和政府监管责任内容。对于双方责任重叠和交叉的领域,且法律有规定的,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厘定责任,不得相互推诿;对法律没有规定的,要从责任的来源进行判断。政府监管责任的来源是对公民人身和财产的安全保障义务。当发生生产安全事故时,负有安全生产监管职责的部门必须证明已采取适当的监管措施、完全履行法定职责才能免责。否则,事故发生后既要追究生产经营单位的主体责任,也要追究有关部门的监管责任。

第三,建立新产业、新业态监管职责动态调整和联合执法机制,必要时由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按照业务相近的原则确定监督管理部门,填补新产业、新业态中安全生产监管职责空白。

作者:林鸿潮 赵艺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